上海东方国际水产中心 Shanghai  Oriental  International  Fisheries  Market

养牛蛙“禁令”大限将至 牛蛙收购价腰斩 谁来帮帮牛蛙养殖户?

73 浏览:
日期: 2018-07-12

来源:海峡导报

养牛蛙“禁令”大限将至 牛蛙收购价腰斩 谁来帮帮牛蛙养殖户?

卖还是不卖?

  (海峡导报记者 朱黄 林毅彬/文陈巧思/图)近一周来,厦门的牛蛙收购报价一天比一天低。让在厦门养了近20年牛蛙的陈丽和陈文艺等蛙农,面临一场艰难的抉择。

  这个季节,刚刚长出了四脚的幼蛙,收购价格跌至17元/斤,比养殖成本还要低6元/斤左右,可谓是跌到了价格的谷底。

  面临即将到来的巨额亏损,蛙农们欲哭无泪。众多养殖户纷纷反馈,近段时间疑似几个收购商联合起来,垄断了收蛙渠道,恶意打压价钱。牛蛙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价格行情波动?蛙农们面临怎样的困境?连日来,导报记者对此进行走访调查。

  养殖成本高于收购价

  “这是我最后养的一批蛙!”五显镇布塘村竹仔林的陈丽,是厦门最早的蛙农之一,她养蛙已经将近20年了。

  养殖户陈丽告诉导报记者,因为牛蛙大棚从投入到产出,每天几乎不间断打点照顾,一家人都被“套牢”在大棚边,牛蛙养殖,也是他们最主要的经济收入。陈丽说,如果出去打工,一年能赚五万元算不错了,养牛蛙遇到年景好,一亩地每年能收个五六万元,比打工要好得多。

  近期,上级书面通知已养殖的牛蛙大棚,在今年7月左右,不得继续养殖。陈丽的牛蛙是春节前后开始繁育的,至今长到一两左右,“养殖牛蛙前期生长得很慢,但从这个季节开始,差不多再过30多天,每只牛蛙就能长到三四两,可以成品上市。”陈丽说。

  但为了配合村里的退养,陈丽果断放弃继续养蛙,让许多同行佩服不已。“按照正常年景,这个时候如果多养一个月,我能多赚将近十万元。”

  然而,面对退养期限的逐日临近,收购商们闻风而动,纷纷前往商讨收购事宜。但是,让陈丽万万没想到的是,收购商们开出的收购价差不多只有平时价格的一半。“平常这个季节的幼蛙价格,通常在25元—30元/斤,每斤有80—100只幼蛙。但今天只给了17元/斤,比养殖成本还低了6元/斤。”陈丽无奈地说。

  导报记者来到五显镇竹山村蔡厝口里阿珍的牛蛙养殖场,这是他与丈夫海根(化名)共同的营生。阿珍介绍,蛙棚占地约一亩地,十多个蛙池。

  走进蛙棚,导报记者看到海根带着三四名工人在铲土,海根说,“我们正在对蛙池进行清理,退养填土”。一大片曾经连在一起的蛙池,如今似乎变成犁过的耕地。角落里,仍留有一口约10平方米的蛙池。海根说,“这些是蝌蚪,看看有没有人收购吧”。

  不久前,外地来的收购商出了一斤9元的低价,将十几池长到3两多的蛙都收购了,“没办法,算上成本,亏了好几万啊”。

  蛙农盼餐馆业者上门订购

  “我们拥护政策,但是收购商也不能这么黑啊。我们也是没办法,他们不收的话我们损失更大。”阿珍诉苦,他和丈夫去年开始养殖牛蛙,勤勤恳恳一整年,赚了十来万,今年想要扩大规模,却面临“转行”。“以前收蛙有很多渠道,但最近被几个大的收购商垄断了,恶意打压价格,低价收蛙,然后转移到外省继续养殖,囤积牛蛙,趁中秋前后供应紧张时高价卖出,整个流通市场十分乱。”多位知情人士透露。“这些蛙,是农民半年来,每天辛辛苦苦劳动近十个小时养出来的。我希望能够帮忙找到收蛙的渠道,适当提高收购价格,减少农民的损失。”陈丽难过地说。

  蛙农们希望,社会各界能够伸出援手,比如有需要用到牛蛙的餐馆业者,可以直接上门向他们购买;同时期盼相关机构能出面协调,帮助转型的蛙农卖掉最后一批牛蛙。他们希望,眼下能有个靠谱的市场收购价格,不要让守法退养、寻求转型的养殖户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。“今年供应量下降,几个月后上市的牛蛙是一定会涨价的。但是收购价反而远低于往年,中间商不能这么坑蛙农。”蛙农们纷纷表示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在于传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本文不保证其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和有效性,本版文章的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并未经过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,数据的准确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相关新闻 / News More
Copyright ©2017 - 2020  上海东方国际水产中心
  • 姓名:
  • 联系方式:
  • 地址:
  • 留言: